你的位置: > 人文 >

人文审美的时代抒唱

(原标题:人文审美的时代抒唱)

丁建顺

“人文”是一个动态的复合概念。根据权威的《辞海》释义,“人文”一词指的是人类社会的各种文化现象,亦是一个民族或一组人群共同具有的符号、价值观及其规范。由此可知,我国要与世界作全面深入交流的“人文”就是中华民族文化中的先进部分和核心部分,即先进的价值观及其规范。

人文科学涵盖了文学、艺术、美学、教育、哲学、历史、法律等,而排序靠前的人文美学是以人为本的艺术创作理论和艺术哲学。

在历史的各个发展阶段,人们对人文艺术有着不同维度的解读,而蒋频的新著《说说书画名家那些事》则是我们这个重新焕发了青春活力的民族的人文审美的时代抒唱。

从某种角度审视,蒋频应该算是一位早慧者。得益于多位导师以及自身的努力,蒋频在大学时期即开始了艺术创作和著述活动。为了做一位有内涵的书法家,他阅读了当时能找到的全部书法、绘画和篆刻的理论书籍,并与著名学者洪丕谟先生合作编写了《古今百家名联墨迹欣赏》,此书持续出版数年且销售量喜人。这启迪了蒋频的心智,也激励了他的著述干劲,使他接连编著出版了多部著作。

毫无疑问,蒋频是一位勤劳的实践者。从他早年当乡邮员时领悟到“雪地车辙”这一审美命题而掌握了书法用笔,到他在华政校园辛勤创作并摘取了最初两届的全国大学生书法竞赛一等奖,蒋频都是一位善于发现机会并抓住机会的行动者。他能捕获到稍纵即逝的灵光且能把这灵光留住,随后将自己的创作与研究提升到一个新的境界。经数十年的积累,蒋频近年发表了多篇论文——《文物收藏或二度创作元素——浅析汉画像石的多重审美功能》《书画鉴藏印章的意趣》和《致广大 精细微——试论韩天衡篆刻艺术的传承与创新》等;推出系列论述书画印艺术的厚重专著——《历代金石翰墨名家逸事》和《印人逸事》,而《说说书画名家那些事》则是他在艺术史研究领域的最新成果。

蒋频又是一位与时俱进的感悟者。他敏锐地捕捉到人文美学在当代的语境及其内涵,以此作理论指导并潜心研究,将人文审美精神提升至应有的高度。蒋频撰写了几乎所有能够进入中国艺术史的书法家、画家和篆刻家,编入此书的是其中最出彩的篇章。翻阅目录,虽然其主角都可以编写一部部单独的艺术传记,但蒋频巧妙地撷取其人生出彩或有历史借鉴的拐点,重点叙述影响其命运的必然或偶然因素,指点其艺术创作传承于何人何派,论点其代表作和艺术成就,评点其对后代的影响……在合适的篇幅内,以精练的语言,以生动的叙说概括了一部传记所承载的信息,使读者在获得新知的同时,既提升了阅读快感,也节省了所花费的时间。

多数艺术史专著把唐朝的张旭与怀素概括成“颠张狂素”,因为他俩都写草书,都个性张扬,都嗜酒且酒醉后神志颠狂,然而他俩的艺术人生却大相径庭。蒋频抓住其中的差异,重点叙述了张旭不甘心于只当小吏,从常熟出发开始他的游艺。当他苦恼于世人不看重他的楷书时,是李白指点他要写出自己的风格,于是开始了他的狂草实验性创作,在艺术长廊留下了闪烁千古的《古诗四帖》。当他名满天下后要去会一会剑术天下第一的斐旻将军,他踏上了去塞外的山路,结果是不知所终。而十岁出家当和尚的怀素虽然也爱喝酒吃肉,但他把酒当催化剂,在精神的亢奋中写下传世草书。除了留下“怀素书蕉”的典故,他还留下《自叙帖》和《苦笋帖》等千古名迹。当他领略了作为艺术家的风光,这位不守规矩的和尚却又回归青灯黄卷的苦修生涯。书中如怀素在峨眉山下精研佛法,开始编撰《四分律开宗记》。书成,怀素在香案边圆寂,火化后有舍利子十余颗等情节写得惟妙惟肖,令人过目难忘。

同理,蒋频也把习称的“颜筋柳骨”分别予以剖析,写出了这两位在中国书法史上占据主流地位的唐代大书法家的截然不同的艺术人生。

其他笔墨生动的篇目有《李斯与小篆》,讲述了李斯的执政的强势,他所创制的小篆对中国文明进步所起的作用,特别是深入剖析了导致李斯悲剧的个性中的阴暗面。《永远的王羲之》将笔触探入其庞大的家族结构与王羲之的灵魂深处。《王维兼擅诗与画》探索了中国文人画的起源。《风流才子唐伯虎》写得跌宕生动,文思泉涌,还与读者一个真实的唐寅。《傅山的风骨》则描写了中国文化人的铮铮铁骨……

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必然,入选此书的《百代风流苏东坡》《从强盗到画家——萧照》《大器晚成的黄公望》《浙派绘画创始人戴进》《水墨画大师徐渭》《蓝瑛的醒悟与追求》《画坛奇才陈洪绶》《赵之谦兼擅众艺》和《海派巨擘任伯年》等,无一不和浙江或杭州结下不解之缘。他们或是浙江籍人士,在杭州开创了名享千古的伟业,或是客居杭州,在杭州成名后辗转前往华夏各地。可以感知,同为浙江籍人士的蒋频在写下这些篇目时所受到的感动,是很愿意分享并传递给读者们的。